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体育健身

我和村里两个留守少妇的纠葛

时间:03-05 来源: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:62

我和村里两个留守少妇的纠葛

创作声明:本文为虚构创作,请勿与现实关联我做梦也想不到,自己有一天会左拥右抱,甚至,有两个妙龄少妇为了抢我而大打出手,不仅她们两个,我自己,也成了乡里十几个村子的红人。我叫莫有杰,今年34岁,在村里属于大龄剩男,自从20岁考不上大学就开始闯荡江湖,原本以为在工厂流水线能泡到个厂妹当老婆,结果厂妹没泡到,青春却一去不复返。好在这些年也存了一些钱,去年老爹突然病逝后,只留下年迈的老娘,我不忍她老了还孤苦伶仃,一咬牙,把全部的积蓄都拿出来,在村里开了个小卖部。别看村里才几十户人家,可每家每户的柴米油盐日常所需,都来小卖部购买,一个月下来还是挣得了点小钱的,小康谈不上,但丰衣足食绰绰有余。更重要的是,回了村里以后,我简直成了妇女主任了,村里那些个留守的小媳妇,亭亭玉立的,花容玉貌的,大家闺秀的,小鸟依人的……她们都是一群孤独寂寞的留守少妇,有事没事都喜欢聚在我小卖部外的空地长桌上,溜娃、乘凉、八卦,晚上还跳起广场舞。听着她们一口一个杰哥杰哥的叫,那一声声娇滴滴的杰哥,直听得人心神荡漾,对我撒娇的、抛媚眼的、暗送秋波的,都有好几个。这几个里,最带劲的,和我走得最近的要数汪寡妇了,村里的汪寡妇生得很美,五官精致,尤其是那双眼睛,简直能够勾魂,更让人着迷的是她S曲线的身材,以及那白得不像山里人的皮肤。每每她穿着一身宽松的碎花衬衣在村子里闲逛,我总能透过碎花衬衣的空隙看到我想看的风景。每次汪寡妇来小卖部,我的眼睛都会不自觉地被她吸引,忍不住多看几眼。而她每次都给我抛媚眼,甚至好几次,没别人的时候,她明明白白地暗示我,“阿杰,我今天新酿了酒,你晚上关门了过来尝尝哈。”走了还不忘狠狠捏我一把。诸如此类的暗送秋波,让我心痒难耐。终于,这天,机会又来了!正是农忙季节,大家白天都在地里忙活,小卖部一个鬼影也没有,我正在打盹呢,汪寡妇突然一阵风似的进来了。“阿杰,干啥呢,大白天想睡觉啊?”她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,白嫩的手让我头晕目眩。“汪嫂,这个时候也就你得闲了,怎么,我大白天的就不能睡觉?”我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。“可以是可以,只是,一个人睡你不闷?”汪寡妇说着,对我媚笑了一下,然后目光竟然扫到了我身后的小房间里,那是我临时休息的一个小休息间,里面仅能放置一张一米二的小床。“怎么,汪嫂这是要参观我的陋室啊?”我不怀好意地问了一句。“瞧瞧你里面藏人了没有。”汪寡妇说着,竟然直径走到小房间内,我的心脏扑通扑通跳不停,跟着走了进去。面对突如其来的投怀送抱,谁能拒绝呢?我越过层层障碍眼看着就要得逞了,可偏巧这个时候,几个老太太的笑声和脚步声从远处朝这边过来。我吓得一个激灵,赶紧把汪寡妇推出房门,汪寡妇若无其事地假装买瓶饮料。这事算是有惊无险地过了,我吓了一身冷汗,内心里,对汪寡妇却更在意了,好像她已经是我的人了。这天,我安排好老母亲来帮我守店,然后准备开我的皮卡车去乡里进货,突然,莲花妹抱着她四个月的娃过来,一脸着急地问我是不是要去乡里,能不能顺路带上她,说娃烧得厉害。她皮肤白皙,身材高挑,穿一件合身的白色T恤,紧身小脚牛仔裤,扎着高高的马尾,即使刚刚生产后不久,也不像别的那些妇女那样身材走样。都是乡里乡亲的,这点小事,当然是能帮就帮!我点点头,打开副驾驶请她座上去。“谢谢你,杰哥!”她温柔地说了一句,软软糯糯的声音,听得我心头麻麻的,真好听。“小意思!”我说着,启动车子,没想到车子一开一晃,把莲花怀里的娃弄醒了,娃娃就哭起来。莲花着急,想都没想,直接就给孩子喂起来。为了喂娃方便,她那里边竟然是真空的。我是用眼角余光看到了一片雪白。莲花丝毫没留意到我快要掉出来的眼珠子,专心喂孩子,一边轻轻抚摸孩子的头。我心慌意乱,一个不小小,差点就把车开到沟子里。“哎呀,好烫!”莲花摸摸孩子的额头,着急地喊了一句,我这才专心加速油门。马不停蹄到医院,医生却说,孩子咳得严重,乡里条件有限,只能紧急处理一下然后要送县里。这下,莲花吓得六神无主,紧张得哇地一声就哭出来。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,我做不到把她扔下不管,于是货也不去进了,开着车就带莲花母女二人往县城跑。颠簸了三个多小时终于来到县城医院,莲花柔柔弱弱不知所措,都是我跑上跑下办手续,最终孩子的病情算是稳住了。可医生说,要连续过来输液三天,三天后还要复检。没办法,我和莲花只得去医院附近找个小旅馆落脚。我本来说开两间房的,莲花却说开那种一间房两张床的,孩子有个什么状况有我在身边她也安心。我当然求之不得了!整个人也飘飘然,开始幻想晚上有没有可能发生点意外。夜里,折腾了一天的娃终于安稳睡去,我洗了洗,钻进旁边的那张床上。可是听着卫生间里那哗啦啦的洗澡水声,我心里忍不住地痒痒,忍不住想入非非……过了差不多五六分钟,她洗好出来了,只裹着白色的浴巾,苗条修长的身材曲线,给人一种想要占有她的冲动。她看着我,脸蛋有点红,“关灯了哦?”我点点头,然后她走到开关边关了灯,整个房间顿时暗下来,黑暗中我咽了一口,突然,她一骨碌爬进我的被窝里。“杰哥,今天真的太感谢你了,我也没啥好报答的,如果你不嫌弃,我……我愿意。”她说完,轻轻地钻到我的怀里,然后竟然直接抱住了我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体育健身